澜色卡夫卡

万年明石式懒癌/药吹鹤吹/三日鹤/吃货/画画写文好难啊/鹤的睫毛好难画啊/药的颜色不会上啊/爷爷根本不会画啊

他俩一块意外地很和睦xxx
而且内番加了。

小祖宗二号机。
我只是想欧歪出把鹤球。【笑哭】
来贡献欧气。

妈耶,欧歪了。
不过已经很好了。
小夜!宗三!你们哥来了!

是大海哦,会有龙宫城吗?
二姐快吧你弟拉回来!

但愿不是欧歪什么的。
不想用加速符。。

我在怀疑我是不是下了个假的哔哩哔哩纯白。

一觉醒来仿佛全世界都有了小祖宗。
不我要攒资源,攒资源。

【三日鹤】蓝莲花

【现代paro】
【作家三日月×摄影师鹤球】
【其他刀串场注意】
【bug多「不这篇文本身就是个bug」】
【我做好随时被打死的准备了。】
【短小,短小】
【懒得打链接戳我头像好了「拍飞」】

【三·巢】
自新年过后,鹤丸就在三日月家住下了。
没错,住下了。
原因是“其实啦我一直都是在外面住宾馆啦最近没钱啦所以帮帮忙啦三日月先生!”没错这是原话。
三日月表示他居然无言以对。
三日月家并不大,卧室也小,一面墙是附带书架的书桌和电脑外基本上就靠张床占地。
原本说好让鹤丸睡客厅沙发的但是鹤丸不同意:“沙发太短啦!”
于是鹤丸国永名正言顺地和三日月一块睡了。
但是,身边有个人其实也挺好的。
三日月开始忙了起来,编辑压切长谷部在他假期过后就开始了催更的日常
“三日月先生,截稿日快到了啊!”
“三日月先生!稿子呢?”
“三日月先生!”
天天都能看见自己的信息栏被长谷部轰炸的三日月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他也是能乖乖交稿的------都是在离截稿日前几天疯狂码字,码到昏天黑地。
每当他困得不行或饿的不行的时候鹤丸总能递上杯茶或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夜宵,然后抽本书或者拿着手机躺床上。
场面意外地很和谐。

这个月的稿子终于码完发出去了,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休息几天。
“这个月写完稿子后居然能在凌晨一点前休息,甚好。”
三日月伸了个懒腰准备去睡觉。
躺在床上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三日月揭下盖在鹤丸脸上的书放回书架后也钻进了被子里。
Ma安安心心地睡个好觉吧。这是三日月的想法。
结果过了一个小时,他还是没睡着。
各种辗转反侧后,他选择把脸朝向鹤丸。
鹤丸很白,加上身材细瘦,总让人感觉他是血液科疾病的患者。其实不然,他非常地健康,否则他也没这么多精力四处奔波进行摄影工作和做一些恶作剧。
三日月发自心底觉得鹤丸真的很美。
就像那种名为鹤的鸟。
原本熟睡的白鸟此刻似乎在颤抖,脸上充满了恐惧。
「是做噩梦了吗?」三日月此刻也只能把他拥入怀中。

这个巢,在巨大的钢筋水泥森林里是多么地渺小,却刚刚好能容纳下两只无家的鸟。

「今夜只想拥你入眠。」
------tbc------
大概是篇小甜饼xxx特别短小我加不进馅了qwq。
欢迎评论红心小蓝手吖~
他们真好qwq
来来吃糖【拍飞】 @洑

忽然想起

占tag致歉。
昨天看第六集好些遍总感觉哪里不对,然后现在醒了才反应过来------你们,有谁看见总司的两把刀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