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色卡夫卡

开学长弧的审神者/万年药吹,婚刀药研/画画的/写字的/宝石圈/凹凸已退。

【药婶】情人节特制——

*好久不写文连文都不会写
*硬生生写个糖给自己,超短篇注意
*婶形象有

“已经,十点了吗?”药研藤四郎从被褥上做起,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该去叫大将起床了。。哦等等。。”
他在前天,刚刚解除了近侍的位子,现任的近侍是来派的大太刀萤丸。
“下意识啊。。。”药研抓了抓头发,便带上眼镜。
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记得昨天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聊的很兴奋。
嘛先去找大将好了。
“药研哥!”拉门被秋田拉开,他的手里还拿着一盒东西,“快看!是主上的礼物哦!”
“礼物?”
“每人都有的礼物呀,药研哥不知道吗?”秋田眨巴眨巴眼睛,门又被拉开了一点。
“乱?”
“药研的脑回路能再长点吗?”乱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的手里也拿着和秋田同款的盒子,“今天是情人节哦~情·人·节~”
看着乱藤四郎意味深长的微笑,药研回身看看床头: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连个巧克力包装都没有。
居然没有吗。。。
乱“噗”地笑了出来,秋田拉起药研的手:“所以说快点过来啦,药研哥!”
“啊,喂,慢点!”
“本丸第一把毕业刀机动不该只有这么点呀!”
话说回来,今天起的最晚的刃好像是我呢。被秋田和乱催促着的药研这样想着,加快了步伐。

本丸并不算大,绕过几个回廊便能看见厨房。“嘘——”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指厨房的窗口。
桌前,审神者正小心地用奶油笔在刚刚凝固的巧克力上写上字母,枯草霜色的长发盘在脑后,袖子撩至胳膊肘处。一旁的烛台切正收拾着灶台上的东西,还能看见另一边窗子外长谷部觊[ji]觎[du]的眼神。
“主上特制巧克力哦~”这充满玩笑意味的尾音轻轻地穿到药研的耳朵里。
短刀的侦查可不容小觑喔:Y.G。
药研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用极小声的音调说:“乱。”
“嗯?~”
“教教我怎么选礼物吧,毕竟,风雅之事我并不在行啊。”
【END】

【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完全不会写,至于为什么药研没当近侍是因为他前天刚毕业√换萤总上来是为了方便升级+过池田屋一楼。没错我本丸的药研还没极化。。。】
【写“主上特制巧克力”的时候笑抽了。】
【不想让药研知道这个计划后整个本丸的早晨异常安静。】
MA,各位婶婶情人节快乐啦,和自家婚刀好好过√

评论(2)
热度(18)

© 澜色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